新闻中心

公司新闻
行业新闻

公司新闻

您的位置 : 首页-新闻中心-公司新闻

2016/06

02

澳大利亚被逼转向中国? 学者:澳对中国警惕很深

“澳中关系(强大得)不能再强大”“我确信鸡年将为我们带来更大的利益和繁荣”……昨天,面对来访的中国外长王毅,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这样给两国关系吹暖风。

中澳的“热络”来得正是时候。

几天前美国媒体爆出轰动消息称,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在电话中发生争执,前者称之为“迄今为止最糟糕的通话”。

这让本就对特朗普充满警惕的澳大利亚舆论更加失望和忧虑。

面对“同盟关系遭遇最大挑战”以及特朗普带来的种种不确定性,有澳媒呼吁把重心更多放到中国身上。

“让我们重新将目光聚焦中国,澳大利亚公务人员、政府部长直至总理从未像现在这样处在与中国同行走近的好时候。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的调子与去年7月堪培拉宣布支持所谓南海仲裁结果时大相径庭。

从特恩布尔主张TPP可以邀请中国加入,到澳媒呼吁更重视中国,澳大利亚是要“转向”中国吗?有美国媒体已然匆忙给出“是”的回答,不过在冷静的中国战略分析人士看来,事情远非这么简单。

“从美国转向中国”?“毕晓普表示,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关系不能再强大”,澳大利亚SBS电视台报道称,毕晓普7日下午在与王毅会谈后强调两国关系的坚固。

她面对记者说:“在经济转型以及世界面临不确定性之际,澳大利亚再次向中国保证我们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伙伴,我们将继续把强有力的贸易和经济关系作为最优先任务之一。

”美联社称,澳大利亚和中国承诺加深从贸易到旅游等各个方面的关系,这次“团结的展示”正值澳大利亚与美国的关系处于微妙变化之际。

今年是中澳建交45周年。

毕晓普在与王毅举行两国外交与战略对话前表示,中国总理李克强将于今年3月份访澳。

另外,2月20日双方还将在北京举行部长级经济对话。

英国《卫报》称,在会谈后的记者会上面对提问,王毅淡化美国总统特朗普首席战略顾问班农在2016年3月曾经说过的“未来五到十年美中在南海会有一战”的言论。

他表示,不理性的言论过去几十年经常出现在对中美关系的评论上,但两国关系克服困难,一直在向前走。

任何冷静的政治家都会认识到,中美不能发生冲突,否则是双输结局,两国都承担不起。

王毅还表示,澳大利亚是中美“共同朋友圈”中的重要一员,可以继续做美国的盟友,同时做中国的全面战略伙伴。

两国官方关系推进之际,澳大利亚媒体上也出现对华“暖风”。

“在有特朗普的世界,澳大利亚需更多关注中国”,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6日以此为题称,特朗普上任后,澳大利亚官员分成了两派。

一派认为,应该坚持现状,向美国表明澳大利亚非常需要美国的领导。

另一派认为,澳大利亚应该切换到新的模式,追求更独立的外交政策。

但这两派想法都忽视了一个关键因素——中国。

在特朗普时代,澳大利亚应该将重心向中国转移。

澳大利亚官员应该行动起来,同中国同僚接触,探讨特朗普带来的不确定性。

除了就应对特朗普的威胁交换意见,澳大利亚和中国官员还可以讨论如何更快发展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

也可以更深入地讨论澳大利亚如何深入参与“一带一路”、加强澳大利亚在亚投行的作用,以及更有效地合作开展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行动。

加倍发展与北京的关系,澳大利亚什么也不会失去,反而会受益匪浅。

“应前所未有地派遣或鼓励部长、公务员、军官和独立观察员去中国。

”马云日前前往澳大利亚出席活动,并参加阿里巴巴集团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总部在墨尔本的成立仪式,也让澳媒看到发展对华贸易的机会。

《澳大利亚人报》6日称,阿里巴巴在澳大利亚的新办公室将带来更多以中国为聚焦点的工作。

“中国对澳大利亚经济的影响可能超越 特朗普效应 ”,澳大利亚SBS电视台称,经济学家认为,中国对澳大利亚经济的重要性未来可能继续提升。

中国是澳的最大贸易伙伴,双边年度贸易额超过1500亿澳元。

日本是澳大利亚第二大贸易伙伴,日澳双边年度贸易额仅700亿澳元。

美国排名第三,双边年度贸易额600亿澳元。

澳大利亚联邦银行旗下证券经纪公司的首席经济学家克莱格·詹姆斯说,美国主导着澳大利亚的金融市场,但中国在进出口贸易上发挥主导作用,更影响澳大利亚的未来。

“澳大利亚切换阵地,从美国转向中国”,美国 “号角”网站6日的标题不无夸张,文章称,澳大利亚现在需要一个美国替代者,这只有一个可能的候选者,就是中国。

报道列出的“证据”是:特朗普上台摧毁TPP后,澳总理特恩布尔表示TPP可以让中国加入,澳大利亚还加入了中国支持的RCEP,而且2015年就与中国签订了双边自贸协定。

“中国大力加强与澳大利亚的经济关系,很少有人怀疑本地区的焦点正转向东北,而非1万多公里之外的太平洋彼岸。

”澳大利亚不会“脱美”在分析人士看来,“特朗普效应”堪称澳媒对华“暖风”的催化剂,尤其是特朗普1月28日与澳总理特恩布尔的那通电话。

美国媒体上周爆料称,在电话中特朗普与特恩布尔因难民安置问题发生争执,提前结束通话,特朗普称这次通话“迄今最糟”。

澳《金融评论报》6日称,很多人都没注意到一个真实的细节:《华盛顿邮报》披露特朗普怒挂特恩布尔的电话一小时后,澳大利亚公布对华贸易顺差,由于中国对澳大利亚铁矿石和煤炭的需求,澳大利亚月度贸易顺差创下新高。

一方面,澳大利亚主要盟友的“古怪新领导人”在指责我们的总理,威胁我们的最大客户中国;另一方面,澳大利亚对华巨额贸易顺差直接支撑着我们工人的生计。

“澳前总理保罗·基廷去年曾说,是 剪下标签 放松澳大利亚与美国联盟关系的时候了,谁会想到挥这一刀的人是特朗普?”印度《商业标准报》6日称,特朗普和特恩布尔政府就难民安置爆出公开分歧是前所未有的,美澳同盟史上从未有这种情况。

澳《金融评论报》则以“澳美同盟面临最大挑战”为题称,电话风波“将抽去两国间的感情”,也许这并非坏事。

前工党政府外长鲍勃·卡尔表示,澳大利亚与世界最强大国家的关系已经走到“转折点”。

澳大利亚真会脱离美澳同盟转向中国吗?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7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某种程度上,澳大利亚舆论的说法是一种情绪化反应。

美澳领导人的谈话的确不太愉快,澳大利亚媒体于是也做出情绪化反应。

但总体而言,澳大利亚会坚定地跟着美国走,在亚太会与美国站在一边,这点是不会变的。

中国欢迎澳大利亚更多地参与亚太进程。

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态度是常量,希望更好的双边关系、更多合作。

澳大利亚则是变量。

澳心里是支持美国的,但如今美国看似不如过去强大了,而且政策出现变化,所以澳大利亚变得更为现实。

这种情况下,王毅外长访澳可谓恰逢其时。

不过,我们一定要清楚,澳大利亚在战略上对美国的态度并没有改变,最近的表现只是有些情绪化,并非国策。

一位在澳多年的华人学者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澳大利亚的策略是经济上加强对华合作,安全上依靠美国,希望在中美之间搞平衡。

另一方面也应该看到,随着中国崛起加速,澳大利亚在军事、安全等领域对中国还是有着很深的警惕,这一点恐怕不会轻易改变。

《澳大利亚人报》6日刊登澳国立大学战略研究教授保罗·迪布的文章称,澳大利亚应当利用自身影响力来降低中美之间爆发军事冲突的几率。

不过,现在已经到了美国及其盟友针对北京在南海的“扩张主义”画红线的时候了。

呼吁重视中国的澳《金融评论报》6日也在报道中直言,本地区没有政府希望在中美之间选边站,也没人希望看到美国忽视本地区,“让中国得以在没有美国反制的情况下加速其控制步伐”。

《澳大利亚人报》称,毕晓普7日在与王毅会晤前与刚上任的美国国务卿蒂勒森通了电话。

毕晓普在通话后说,毫无疑问,这两个非常友好的国家将继续一道工作。

她对议员说,上午与美国国务卿通话,下午会见中国外长,表明澳大利亚可以用“一种冷静、周全、成熟的方式”处理与两个超级大国的关系。

“特朗普送给中国的大礼”?在美国新政府采取一系列争议性做法的背景下,中国倡导的一些主张越来越受到认可。

路透社报道称,欧盟贸易专员马姆斯特罗姆6日表示,欧盟准备与中国一道在全球反对保护主义,“如果世界上有人想把贸易作为武器,我想用它作为滋补品……如果其他人关上贸易大门,我们的大门仍然是开放的,只要是公平贸易,我们将给中国一切机会来履行反对保护主义的承诺”。

马姆斯特罗姆同时称,欧中贸易仍面临着许多障碍和刺激因素,双方经济关系远未实现平衡,中国需要展示它在贸易和投资上公平行事。

“特朗普贬低盟友的价值,是送给中国的大礼。

”澳大利亚《世纪报》7日称,美国对中国的一大独特优势在于,美国与大约40个国家结成强大联盟体系,而且位于这个联盟体系的核心位置。

如今,特朗普指责盟友不可靠。

联盟价值越削弱,美国的独特优势就越小。

《巴伦》周刊亚洲版执行主编威廉·佩塞克则认为特朗普的政策或许不会给亚洲带来巨大灾难,反倒是上天送来的“政治礼物”。

他的逻辑是:特朗普改变当前格局的意愿,可能迫使亚洲经济体实施改革。

就像华盛顿的错误加强了德国和默克尔的地位一样,抵制特朗普主义或许会让亚洲各国领导人达成广泛共识。

“对特朗普的认识可能存在一个误区。

”金灿荣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特朗普并非要放弃全球化,只是想重新安排全球化,让其变得对美国更加有利。

比如,过去很多协定是多边的,现在他想搞双边的。

特朗普依然知道全球化的好处,但觉得目前的全球化体系让一些国家赚得更多,所以心理上不平衡,就想要改变。

安全问题上也会如此,特朗普并非是要回到孤立主义,他依然想要美国占据领导地位,但那些小兄弟们需要给美国埋单。

原来,美国用替别国埋单的方式换来战略服从和战略优势,以此获得老大地位。

在我们看来,美国这些做法是很赚钱的。

美国通过获得老大地位获得金融垄断权、规格制定权、大宗商品价格制定权等等。

但特朗普不这么看,他如今关注的不是这些优势,而是马上能赚到的钱。

他从商人的角度出发,奉行真正的美国中心主义,在经济和政治上都想迅速获得好处。

然而,其他小伙伴到底是否愿意埋单,目前还很难说。

本文来源:环球时报-环球网 。

更多精彩,请登录环球网 作者:杨檬 甄翔 李新 辛斌 责任编辑:李崇_NN5538